建议投诉 | 联系我们 | 关注微信 酷科技 - 前沿科技资讯网站,分析和解构最新科技,和大家一起探索未来!
你的位置:首页 > 互联网 » 正文

任正非点将,余承东能否改变当前云计算市场格局?

来源:2021-02-01 | 人围观 | 评论:暂无评论

 

华为又有新动作。

据多家媒体1月28日报道,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将兼任华为Cloud & AI BG 总裁(含 Cloud BU)。此前,余承东担任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和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

玺哥认为,此次华为云人事架构调整是华为云发展历程中的一次大变革。

01

华为云架构调整早有端倪

2020年12月3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于11月4日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全文。任正非在发言中就华为云的定位、能力、战略、生态建设等做了阐述,并针对云BG与EBG的关系发表了看法。

任正非在发言第一部分“正确理解和定位云优先。对内我们优先选择用云方式为客户提供IT基础平台服务,对外就是客户迫切优先选择华为云服务。”中指出:让客户用电一样方便使用华为的云服务,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要集中优势兵力聚焦在做好我们的华为云平台及其提供的云服务。我们现在存在的问题是一个服务能力、多个责任中心,力量碎片化。

任正非在第一部分布还指出内部统一组织,是靠打胜仗来牵引的,在打胜仗中不断来组合队列......华为云业务的组织优化,能不能先从点开始,从胜利中总结出经验来。

在谈及云BG与EBG的关系时,任正非指出:公司从机关到一线都做了比较大的组织调整(这里应是指华为云业务在2020年做的架构调整)。经过半年多的运作实践,新组织架构促进了一线的资源投入,提升了产业生态等方面的专业能力。但也存在以下问题:一是,云与计算BG应重点抓好华为云平台的建设,抓好产业生态的建设,做大产业空间,同时抓好解决方案与技术支持,建立一支真懂云和计算业务的专业化队伍;EBG作为统一客户界面,要更多贴近客户,充分理解客户需求,强力的推动专业部门打造有竞争力的解决方案。现在一线有的代表处专业化分工过细,接口多了,干部多了,汇报多了,实际干活的人却少了。二是,资源投入增加了,作战效率却降低了。三是,内部沟通成本高,“一线分成两个组织后没感觉有什么好处,两个组织反而会增加很大的沟通成本”;“在政企做了决策以后,再到云那边沟通,两边频繁开会,没有原来那么高效。”。四是,等级森严的组织层级、部门墙,导致分工过细,“铁路警察”各管一段,客户却难受了,本应该团结一致为客户服务的力量存在内卷。

此外,任正非还指出了多个BG间IT系统不同导致的碎片化、流程不同等问题。并指出这些问题既降低了内部运作效率,也直接影响了客户和伙伴的满意度。

任正非在指出问题后提出:我们要在一线形成场景化的合成作战,“坦克”“飞机”“大炮”“机关枪”……都应统一指挥。建议按“作战综合化,能力专业化”的原则对代表处组织进行优化。”。

可以看到,华为早在2020年12月之前就已经在内部就华为云存在的一些问题做了讨论。此次针对华为云的人事调整,其内部应在更早之前就已作出决定。

02

任正非为何点将余承东?

任正非2020年11月4日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不仅谈了华为云当前存在的一些具体问题,更就华为云的定位、能力、战略、生态建设等做了阐述。

任正非在发言中指出,“我们讲云优先,不是讲华为公司所有领域都以云优先,而仅仅在IT领域要优先实现以下几点”:

1、面向客户的算力和分布式存储(不含企业存储)需求时要以华为云优先;也就是当客户对服务器、分布式存储、虚拟化、私有云有需求的时候,要引导云服务优先;2、混合云要以云服务的商业模式优先;3、行业解决方案的底座要以华为云优先。

针对公有云、专属云和混合云将长期共存,客户需求不同的问题,任正非指出华为云解决方案将形成一套架构、两种交易模式、三种部署方式的结构。而华为面向客户提供公有云、混合云和“服务器+虚拟化软件”三种产品形态。

任正非在发言中进一步指出,面向行业客户提供云服务应该走微软的道路,优先为大行业、大企业服务的道路,聚焦深耕几个关键行业,打造“黑土地”。要与关键客户建立联合创新实验室,把一些有前途、有大需求的颗粒抽出来,组成以全要素、全业务、全编成,拥有独立作战能力与权力的“军团”。

可以看到,任正非在发言中已经就华为云的发展战略做了指示,并给出了一些具体的“执行战术”。

方向明确的华为云,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执行者。

任正非这个时候点将余承东,显然是看中了他强大的战斗力和领导力特质。

在余承东过往的履历中,他曾带领华为无线团队和消费者终端团队打出了“赫赫威名”,乃至在行业流传着“圣无线”、“神终端”的美誉。据了解,余承东曾是华为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欧洲片区总裁。在其任期内,他带领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研发出分布式基站和SRAN,技术领先诺基亚、阿朗等欧洲厂商,一举奠定了华为在全球通信行业的领先地位。后又接手华为消费者终端BG,成功将其从贴牌厂商做到媲美苹果、三星的全球手机品牌。

在接手华为消费者BG期间,余承东向人们展示出了他前瞻性的行业引领力和产品把控力,让人们看到了他在团队打磨上的领导力。消费者BG的成功,也使其成为了华为内部新一代的领军人物。

余承东,是任正非选定的解决华为云当前多种问题的“破壁者”。

03

余承东或改变云计算竞争格局

作为任正非钦点的华为云负责人,余承东的价值不仅仅只为解决华为云的内部问题,余承东更大的任务,是带领华为云实现真正的突破,改变当前的云市场根据。

那么,余承东能够带领华为云实现突破,并改变当前的云市场格局吗?玺哥表示很是看好。

玺哥看好的理由有以下三个:一是华为云已经找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俗话说,发现问题就是成功的一半,更何况华为云已经有明确的发展方向,而且定位也十分准确。二是对余承东发掘行业“关键能力”的看好,有着引领C端消费者产品发展的他或再次实现对云计算终端化的引领(这句有点绕,下面详细说)。三是当前的云计算市场正处于智能变革期。

第一个,任正非已经在2020年11月4日在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中已经对问题做了列举,并对“云优先”的定位做了详细阐述,还对华为云解决方案的发展方向做了指导。方向明确的华为云,只要理顺“人”的问题,必能在一线形成场景化的合成作战,战力大涨。

第二个,余承东发掘行业“关键能力”,是指他对引领行业的技术和产品的敏锐嗅觉,比如他带领下的华为手机对手机影像能力、AI+摄影、夜摄、超级变焦等多项技术的引领,这其实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将产品和消费者紧密联系的能力。玺哥认为,凭借此能力,在终端消费领域有着引领全球手机发展趋势,掌握有最终用户、应用与数据的余承东,或发掘出将云计算和消费者很好进行连接的产品(这其实也是2020年来阿里云在着力推进的方向,如阿里云发布的“无影”和“小蛮驴”)。一旦让余承东找到这样的突破点,发掘出几个类似手机AI+摄影,超级变焦的能力,华为云必将获得大发展;C端之外,华为在政企领域深耕多年,有着深厚的积淀。如任正非所言,华为耕耘企业业务多年,一旦联合客户、行业领先的应用开发商和系统集成商等生态伙伴,开展联合创新,积累和沉淀行业的关键知识资产,每年做好两、三个行业,几年后最终能达到几个、十几个行业,就是不得了。

第三个,如上文所言,当前的云计算市场正处于智能变革期。为了满足智能变革期用户的需求,阿里云、腾讯云等都在不断的升级。如阿里云先是提出了“云钉一体”打造为新型操作系统的发展方向,接着又推出了面向不会编程用户的低代码工具,并着力推动“低代码”革命。阿里推“低代码”的目的,是为了帮助用户实现生产力跃升,降低企业应用开发成本,满足企业个性化需求,丰富“云钉一体”应用生态。

阿里云“低代码”战略更多是为了满足当前钉钉用户的开发需求,但在钉钉之外,还有不少企业有着更为个性化,更为复杂,更为专业的需求,比如工业互联网,比如航空、汽车、交通、钢铁、煤矿.......等行业。这些,都是阿里云、腾讯云尚未深入的领域。这些尚未被深入占领的领域,对手握鲲鹏生态、鸿蒙OS等资源的余承东来说,都是机会。未来,余承东将凭借鸿蒙OS完成对制造业的变革。

2021年,余承东掌舵下的华为云,很是值得期待。

标签:

相关内容推荐:

Top